郭潤文:寫實繪畫不會消失,它會變成經典

2018-3-29 10:16| 發布者: 壹號收藏 |原作者: 曾文杰、彭云燕|來自: 壹號收藏網

摘要: 壹號收藏網專訪藝術家郭潤文現場 郭潤文,生于1955年,籍貫浙江。1982年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獲學士學位;1988年結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助教班,F任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教授,造型學院院長,國家畫院油 ...

壹號收藏網專訪藝術家郭潤文現場


       郭潤文,生于1955年,籍貫浙江。1982年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舞臺美術系,獲學士學位;1988年結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助教班,F任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教授,造型學院院長,中國油畫學會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協油畫藝委會副主任,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出生地  布面油彩


      壹號收藏網:郭老師,您好!很高興能夠采訪到您,首先請問您的藝術經歷是怎樣的?在您的藝術道路上,哪些人對您影響比較大?

      郭潤文:我的藝術經歷可以追溯到文革末期。那個時候才十六、七歲,我隨母親從五七干;氐轿錆h,家里擔心我讀完書之后還得下放,就沒有繼續讀書了。讀不了書就只能當臨時工,在建筑工地上給砌墻的師傅們做副工,而我的那些同齡朋友都還在讀高中,我跟他們就不屬于一個范圍的人,所以很孤獨。偶然一次在江漢路看到工農兵美術廠的一個車間,從落地玻璃里面我看到有很多人在畫畫,臨摹中國的古代山水用來出口貿易。我覺得很有意思,在這以前從來沒想過自己要畫畫,突然就覺得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于是,回到家里對著我們家茶壺上的一只孔雀畫了生平第一張畫。所以我學繪畫是源自孤獨,繪畫讓我找到了一個能夠沉浸在某個狀態里的東西。

      我們那時候沒想過畫畫為什么,純粹地是想彌補精神上的孤獨和空虛,對繪畫完全是摸著石頭過河,看到什么學什么,也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們。有一次別人介紹我給朱曉果認識,他那時候已經很成熟了,看到他的畫我覺得很驚訝。后來又認識了另外一批人,王心耀、郭正善、宋克靜、王祥林……我們年齡相仿,很容易溝通,我們相互交流,只要誰有一點資訊,比如一本畫冊,或者他的老師教給他一種繪畫方式,他就會自然而然地傳達給我們。相互之間就慢慢地知道了什么是素描,什么是色彩,什么叫寫生,什么叫臨摹。

《黑色的!凡济嬗彤


      就在這個時候,文革結束了,緊接著恢復高考,畫畫突然間從興趣變成了一種追求,一種能夠改變自己身份的一種追求,大家就都去考大學。1978年,我考取了上海戲劇學院,其他大部分朋友也都考取了不同的美術院校,進入到專業訓練的狀態,從那以后我們這批人就跟美術結下了不解之緣。

      大學畢業之后,我被分到了電影制片廠,拍電影對年輕人來講都很新鮮,但電影廠對我一個特別想畫畫的人來說,實際上并不是一個好地方,我就不安心,一直想離開,想進入到一個能夠讓我自由發揮藝術創作的地方。一直到1985年,湖北美術學院(當時叫湖北藝術學院)把我調過去了,1987年我又考取了中央美術學院的助教精修班,我真正開始學習現實主義油畫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央美有一批對教學極其嚴格的老先生,靳尚誼、詹建俊、朱乃正、鐘涵,跟他們學習的確是受益匪淺。在央美學習之后我就直接被調到廣州美術學院,現在算下來,在廣州美術學院待了30年。

《永遠的記憶》 布面油畫


      壹號收藏網:1994年,您的油畫作品《永遠的記憶》參加了第二屆中國油畫展,并獲得 “中國油畫藝術獎”,這幅作品的創作背景是怎樣的?

      郭潤文:這幅作品創建于90年代早期,在“85運動”美術思潮的影響下,每個年輕人都充滿創作熱情,希望改變自己的方法,進入到前衛的創作觀念中。我也跟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希望進入到最前沿的藝術狀態,但我的寫實繪畫手法是多年積累起來的,當時正處在創作的高潮,放棄這種手法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不放棄這種手法還是按照傳統的路數畫一些沒有沖擊力的作品,我又不滿足。我當時思想很活躍,很希望能夠把我對社會的態度、內心煎熬的東西體現到繪畫里,我就做了很多藝術方面的嘗試。

      首先我改變了對寫生的看法。以前寫生都是對著景、人或者靜物,我那時候就考慮到能不能把我的思考做出來,做出來之后再進行寫生,《永遠的記憶》就是這種嘗試中的一件作品。我首先把需要表達的物質畫出來,我想到了小時候在艱難的生活狀態下,母親為家庭孩子,在上班之余,徹夜不眠地給別人做縫紉活,我每次睡覺醒來聽到的都是縫紉機嗒嗒的聲音,這個聲音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所以我首先就想到縫紉機。

《永遠的記憶》局部圖


      如何把我內心的東西通過縫紉機表現出來,我又想到了其他的一些環境,包括殘墻破壁、抽象的掛物、小孩的衣服,還有因為我們那個年代經常停電,就把蠟燭放在一個反扣的碗上,殘墻破壁上還有一封家書。雖然從文字上很難辨別寫的什么,但是這種綜合的氛圍加到家書上面去,這封信一定很重要,也許是丈夫給妻子寫的一封信,也許是父親給孩子寫的一封信,它傳達了親情,也呈現了那個年代的殘酷性。當我把實物做完之后,打上特定光線,這種特定的氛圍和環境立馬使我回到了過去的生活狀態,它流露出的飽滿熱情讓我很激動。這幅油畫出來之后,是一張靜物作品,按道理說,靜物的視覺能量是有限的,但這張畫恰恰因為表達了當時可能很多人經歷過的場景,感動了很多人。

《持紅繩子的女孩》布面油畫


      壹號收藏網:看您的作品,不管是前期的懷舊,還是近幾年用極具概括的繪畫方式表達情感,創作主題雖然在變,但創作手法大體是沒變的,為什么?您是一個保守的人嗎?

      郭潤文:讓前衛的藝術家評判我的話,他們肯定說我是保守的,因為保守在前衛藝術家的理解里面是運用傳統的手法表達現實主義的題材,在這個意義上我承認我是保守的。但實際上保守不意味著不好、不高級,保守不意味著缺乏審美狀態。我雖然采取的繪畫手法是寫實的,但實際上我表達的東西不是古典的,古典在我的概念中只是一種經典的符號,我表達的對象與當時古典繪畫里所表達的人、神、耶穌、圣母根本沒關系,我表達的是現代人,我身邊的人,因此我只是采用了現實主義的寫實手法來表達我生活中的狀態和事情。從這個意義上說,我是當代的藝術家。

      此外,當我們活到這個年紀才發現,一個人一輩子做好一件事就非常不錯了。今天這樣變,明天那樣變,對一個藝術家來講,如果他的能量夠大,也許是件好事,但是對一般的藝術家來講,它是毀滅性的。因為你在進行新東西的時候,就把舊東西否定了,這對一個藝術家來講相當于自滅。其實我一直認為我適合用現實主義寫實手法表達思想,而且我具有這種能力,在這種信念的支撐下,我還是會一直用寫實手法表現下去。我從來沒有認為我這種手法是保守的,保守只是被別人判斷的。

《長夜》布面油畫


      壹號收藏網:有一種說法說“寫實油畫是西方100多年前已經不玩的,現在已經沒落”,您怎么看寫實油畫的現狀和發展?

      郭潤文:寫實主義手法的沒落的確是事實。因為從美術史的角度,19世紀以后,各種不同流派的產生,就是對19世紀以前傳統繪畫的顛覆和背離,在這種顛覆和背離的情況下,寫實主義油畫所影響的范圍越來越小,以致到70年代以后,西方的美術學院就不教授寫實主義繪畫了。一方面寫實主義繪畫在西方已經傳播了大概400年的歷史,他們認為一座座高山立在那里已經無法翻越;另一方面是寫實主義藝術家們所表達的東西已經遠遠不夠現代藝術家體現精神狀態了,因此他們需要改變。

《閱讀非洲》  布面油彩


      是不是說寫實主義就從此沒落了呢?也不是!它也需要,因為老百姓需要,還有各種不同的機構都需要。那怎么辦?怎么去學習、怎么去掌握它?有一個地方西方是有的,那就是博物館,你需要這個東西你去博物館就可以學到,不需要美術學院的老師來教你。但是中國不同,寫實油畫歷來是中國的主流,像體制內的繪畫一直都認為寫實繪畫是創造社會主義題材的主流性繪畫,因為不用這種方法畫的話,官方看不懂,老百姓也看不懂,這樣就起不到教育人民的作用,因此寫實繪畫必須存在。

      但是作為藝術這個角度,寫實繪畫的確是邊緣了。我們在美術學院教書也會發現學生追求的東西,寫實繪畫遠遠滿足不了他們的愿望。很多學生都把自己處在學習前衛的階段中,那么寫實繪畫自然而然就不像過去那樣絕對主流,而且隨著時間的發展,我們也有可能會進入到西方那種教育體系中去。但有一個問題,中國缺乏博物館教學,將來有學生想學油畫的,只能到西方去。我覺得傳統的現實主義寫實繪畫還會在中國生存一段時間,至于多長時間很難預料,但我覺得是不可能泯滅的,它會變成經典,成為極個別人的創作狀態。

《黑眼睛》布面油畫


      壹號收藏網:作為廣州美術學院的教授,您對中國藝術教育的現狀是怎么看的?

      郭潤文:從1949年解放,一直到改革開放之前,大學的美術教育都是將現實主義寫實繪畫傳達給學生。改革開放以后,尤其是“85運動”以后,隨著藝術家們大量接觸西方繪畫,我們的繪畫觀念有了一個質的轉變。一大批當代藝術家產生,一大批新穎的,或是學習西方前衛藝術的,或是有獨創精神的作品產生,這些作品產生之后給學生帶來了很大的沖擊,使得學生已經完全不滿足于過去傳統的繪畫教育,他們需要自己的東西,加上現在的資訊又很發達,他們所接觸的視覺圖像是過去完全不可比擬的。因此現在的學生處在一個非常激亢,同時又極其茫然的學習狀態中,為什么?因為他沒有標準了,這是最大的一個問題,我們的學生現在缺乏一個標準,而美術教學是一定要有標準,要有原則性。但由于現當代藝術的沖擊,這種標準和原則被摧毀了,摧毀的結局就是學生在這兩種狀態之中掙扎。

《任性女孩》布面油畫


      因此我認為美術學院的這種方式給我們提示了一個問題:美術教學要不要有標準?要不要有原則?如果要,那我們必須設立一個嚴格的標準,否則就放任自流,那么中國的美術教育就是西方美術教育的那種范圍,我們將來就跟西方美術學院一樣。雖然是主張學生的獨創性,但是在學校里面,基礎訓練就不作為美術教育的基本任務了,這樣很可能學生進來要么學成一個大師,要么什么都不是,而什么都不是的肯定占大多數,大師肯定是少數,可能10年都沒有一個,那在沒有大師的情況下,學生到美術學院學習有什么意義呢?他什么都學不到,畢業后連跟美術有關的事情都承擔不了,那學美術就等于白學了。這就是中國的美術學院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


《李老頭》布面油畫


      壹號收藏網:您在日常教學中,更注重培養學生哪方面的技能呢?

      郭潤文:當一個藝術家是需要才華的,我一直強調要站在一個客觀的狀態下,F實主義繪畫其實就是客觀繪畫,它不主觀,雖然有的創作思路是主觀的,但手法是客觀的,因為我表達的是現實主義真實的一種現象,比如人。那么我對學生就是站在客觀主義的角度跟他談問題,你面對的一定是現實,你在不能成為大師的前提下,一定要有要養活自己的手藝,這就是現實。但我首先要鼓勵你成為一個藝術家,美術學院是培養藝術家的搖籃,我鼓勵你去研究、去探索、去極端的個人化。

《紅衣女  布面油彩


      壹號收藏網:近些年,天價的當代藝術品層出不窮,郭老師怎么看待當代藝術中的天價拍賣現象?

      郭潤文:只要國家的精神文明在不斷發展,藝術市場不斷繁榮是毫無疑問的,中國的藝術市場是隨著中國國力的發展而來。2007年到2009年,2013年到2015年,曾經有兩個高潮,大量的天價作品不斷產生,中國的二級市場也很活躍。這種事情的發生跟藝術品市場有密切關系,不能說是完全真實的,但也不能說完全是虛假的,它存在一定的真實性。任何事情和經濟聯系起來一定會有泡沫,藝術市場尤其會出現泡沫,這個泡沫是藝術和市場發展必然的一個過程。

《沉思》布面油畫


      因為一個藝術市場的建立也是需要很多年的積累,才有了短時間的爆發,而且藝術家被發現、被認可或者被推崇出現天價也是各種不同階層的人共同努力的結果,這個人一定要有他的學術背景、創作背景、國際背景、國內背景、還有專業人對他的判斷……這還是因為他本身就站在一個高點,本來就畫得好,再加上各個階層的人或機構幫他運作,然后實現一個高的價位,我覺得這很正常。

      如果說把這種泡沫同西方大師的市場比較的話,遠遠不夠,只是冰山一角。為什么西方對大師的繪畫能夠達到令人咋舌的高價?他不也是一個人的作品嗎?因為那些大師的作品是在極端的經濟社會中長期積累產生的結果,是資本的結果。中國也是這樣,當經濟基礎發展到龐大狀態的時候,它必然有一個繁榮的市場,當然還有其他原因?偠灾,藝術市場應該持續不斷地發展下去,不應該因為某些原因讓它土崩瓦解,對一個國家來講,這是不正常的,也不可取。


《本命年》  布面油彩


      壹號收藏網:我們期待郭老師能夠創作出更多更優秀的作品,祝您的藝術之路越走越遠!

      郭潤文:謝謝!

壹號收藏網記者與藝術家郭潤文(中)合影


      小編手記:采訪過程中,我們看到了一個從不滿足現狀的郭潤文,他的創作熱情始終沒有減少,敏感程度和繪畫能力仍在持續地向上發展,衷心地祝愿郭老師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夠將他一直想表達的理想在創作中實現。

最新評論

驗證碼 換一個

Archiver|手機版|關于我們|鄂ICP備11002691號|壹號收藏網-1號收藏 一號收藏   

GMT+8, 2020-6-6 18:11 , Processed in 0.198822 second(s), 17 queries .

壹號收藏網-1號收藏24小時服務電話:400-60-51580

© 在線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2842號

回頂部 新浪围棋手机版 股票k线图红色和绿 上证380指数 麻将推倒胡规则 捕鱼大师现金版1.2.1 怎么看股票短线 网上真人棋牌 曾道正版资料 股票投资收益率 欧联杯 免费单机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