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江城:藝術是我生命的需要

2018-1-31 16:01| 發布者: 壹號收藏 |原作者: 曾文杰、彭云燕

摘要: 壹號收藏網專訪藝術家施江城現場 施江城,1946年出生于上海,祖籍江蘇武進。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文化部中國畫學會常務理事、湖北省中國畫學會會長、文化部中國國際書畫研究會理事、中央文史館書畫 ...

壹號收藏網專訪藝術家施江城現場


       施江城,1946年出生于上海,祖籍江蘇武進。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文化部中國畫學會常務理事、湖北省中國畫學會會長、文化部中國國際書畫研究會理事、中央文史館書畫院研究員、湖北省文史館館員、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藝術創作院藝委會主任、中國人民大學特聘教授、武漢理工大學特聘教授。

      引言:2014年7月1日,應聯合國新聞署的邀請,“2014長江頌——施江城中國畫作品聯合國特展”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隆重開幕,展覽展出的是中國山水畫藝術家施江城為長江作的全景“肖像”——《施江城長江萬里圖卷》。這是中國第一幅完整表現長江風貌的巨幅長卷,從海拔6621米的唐古拉山格拉丹東雪峰畫到東海入?,起伏跌宕,洋洋灑灑,一氣呵成,長江的恢弘氣勢淋漓盡致地展現在世界面前。

    6300公里的長江竟然就這樣放到了一幅60.55米的長卷中,諾貝爾文學獎得者、著名作家莫言看后感慨道:“胸羅萬象孕巴蜀,思接千載吞越吳。惟楚有材誰不信,滾滾長江入畫圖!敝佬g評論家陳方既也評論道:“他將長江徹底地人化了,而他也被徹底地長江化了!敝袊飞有眾多名家畫過《長江萬里圖》,今天,壹號收藏網帶您走進藝術家施江城,聽他講述他的《長江萬里圖》的獨道之處。

“長江頌——施江城中國畫作品聯合國特展”現場


      壹號收藏網:施老師,您好!我們知道您的《長江萬里圖卷》曾在聯合國展出,當時您內心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施江城:我的心里很安慰,不管別人怎么看,我覺得這輩子的努力、汗水、委屈都是值得的。當然最主要的還不是個人感受,那一刻,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感到很自豪。聯合國總部給很多國家辦過有關文化的展覽,中國也去了不少,但是給個人畫家辦個展,還是非常罕見的。辦這個展覽不是我的本事有多大,關鍵是長江很偉大!

      當時聯合國銀行的一個副行長說了一句話我印象特別深,“你真是天才,怎么會想到在一張畫里把萬里長江畫出來呢?這種畫在我們西方藝術體系里面是不可想象的!蔽艺f我不是天才,中華文化本來就有畫長卷的做法。我們在國外從來沒有見過長卷式的繪畫,偏偏中國有,說明我們前人已經把中華文化體系推到了世界文化的制高點上。歷史上有很多《長江萬里圖》,我不過是畫了我這個時代的《長江萬里圖》。

《極目楚天舒》


      壹號收藏網:您是怎么想到把長江作為創作題材的?

      施江城:1970年,我大學畢業,那個時候是文革期間,整個國家的政治生活比較壓抑。我們剛畢業就成了“臭老九”,被分到最艱苦的地方,和裝卸工一起扛東西,最重的時候有200斤,還要上坡,那種鍛煉終身難忘,但是那個底氣打得太好了。我們從最底層的社會感覺到了力量,感覺到了充實,感覺到了希望,以致以后不管再碰到什么困難和挫折,只要想起那段時間,我依然充滿著幸福感,充滿了力量。

      也是那個時候第一次到長江進三峽,那個場景到現在我都沒有忘記:剛下過雨,山上非常漂亮,但光線不是太好,江面上激流險灘,船工們劃著槳,唱著《川江號子》,天上有一道光從云縫中射下來,正好射到船工身上。我把看到的情景、成長的經歷和整個國家的命運聯系起來看的時候,突然覺得長江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生命體,我在武漢長大,小時候泡在長江里游泳,都沒有覺得長江偉大,那一刻我覺得長江太偉大了。后來我又喜歡油畫、版畫、連環畫,也搞過雕塑,還設計過旅游船,長江第一代旅游船就是我參與設計的。

《高峽平湖圖》


      到了30多歲,我就決心從事藝術,那我就必須找到人生和藝術發展的方向。那時候我在長江航運總公司工作,接觸過很多一流的大畫家,很多都已經去世了,國畫界的陸儼少,油畫界的羅工柳、全山石、李天祥、魏傳義,雕塑界的葉毓山……這給了我一個非常好的學習機會,所以那時候就拼命地學。

      有一回,我遇到了金陵畫派的代表大家——亞明,他告訴我說:“你不要到處找,你的路就在腳下,多好的一條長江。從古到今,都有人畫長江,但由于航運條件的限制,從來沒有人畫過長江的全貌,你的工作可以時常觀察長江、了解長江,你就專注畫長江吧。而且把長江畫好,可能要畫一輩子,這個時間很長,50歲以前你不要談出名!边@兩句話我聽進去了!他說的也是我心里想的,我覺得一個人一輩子能把一件事做好就不容易了,F在距離那時候差不多40年了,我所有的生活方式和藝術追求都以這個為主線,其他的就順著這個主線來。

《長江三峽圖卷》(選段)


      壹號收藏網:40年的堅持,您內心最大的動力是什么?

      施江城:當時也掙不到錢,可就是喜歡,只要能拿畫筆,畫什么都開心,F在很多年輕人都沒有這種感覺了,他們外在條件很好,內心條件很不夠,他不覺得藝術是他生命的需要,我那時候覺得藝術是我生命的需要,不是生活的需要,不是為了掙錢、賣畫、評職稱,要知道文革時期畫畫搞不好還要受批判。那個時候一個人帶個饅頭,帶點咸菜,一壺水,天天在山上像放羊似的,一泡就是一天,現在想想那時候真出了什么事,救援都沒有,可是那時候就是很開心。天地很大,就我一個人在三峽里跑來跑去,我和三峽的交融沒有任何障礙,身心全部放松,那種感覺真是太寶貴了。

《云橫巫峽千峰秀》


      后來我也寫文章談過這個事,就說“藝術是生命之花”,藝術不是職業,不是評職稱的途徑,不是當官的階梯。我們當下很多藝術家把它當成當官的階梯,藝術只是一個標簽而已,我們那時候根本沒有這個想法。所以我就覺得好的藝術就是在生命里開出的花朵,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命題,因為它打動了你,你畫下來的東西才會打動人,那你的路才會越走越寬。藝術的起點應來自你的內心,不是那些外在的東西。

      大家對母親有感情不是你在母親身邊的時候,而是你離她很遠的時候,距離遠或者時間遠都會對母親產生感情。我現在回想我看到原生態長江的時候都還很激動,內心的感情也越來越強烈,時間距離拉遠了,我再也看不到它了。所以這次組團去三峽大壩寫生的時候真的不想去,因為找不到以前那個感覺了,他們還要搞個寫生集,讓我們每個人寫段感受,我說我寫不了散文,但我寫了30多首古詩。我覺得只能用詩來表現,古和今的對比,別的語言沒法表現,只能用古詩詞。這就又說到了中華文化,寫古詩詞的人越來越少,你發現有些感情只能用古詩詞來表現,這其中很微妙、很復雜的感情,用散文寫是寫不清楚的。

《空聞漁夫扣船歌》


      壹號收藏網:您的繪畫跟詩詞有什么聯系嗎?
 
      施江城:當然!改革開放以后,特別是在美術界,有一個誤導:把中國畫變成美術,美術又變成視覺藝術,視覺藝術又變成視覺沖擊。把文學性、歷史性那種很復雜的感情慢慢地去掉了,變成形式上的花樣,把靈魂的東西一點點地消,最后留下一個殼,沒有感情,只是純技術性的東西。就像你們現在玩電腦,沒有靈魂了,靈魂都是別人的,雖然你技術上很高明,但是沒有靈魂就變成一個機器了,變成網絡的一個終端,不斷重復網絡虛擬世界里的東西,沒有自我的思考、自我的想法。在網絡的高端,比如對馬云而言,你不過是一個終端一個數據而已。

      現在年輕人網絡化之后跟我們學的人也越來越少,現在很少有人像我們當初那樣幾十年只專注做一件事情,他的興奮點已經轉移了,一個明星的離婚事情都可以放到各大頭條上轉來轉去,一個茶余飯后的談資竟然可以占據各大媒體的制高點,從國家的角度來講,確實有點悲哀。

《杏花溪尋源圖》


      壹號收藏網:現在國家把“文化自信”提到了戰略高度,您覺得現階段提高文化自信我們還需從哪些方面努力?

      施江城:紐約大都會、大英博物館、日本的幾個美術館、俄羅斯的東宮……世界各地的畫我都看過,看完了以后我發現我們不能做月亮,不能紐約閃什么光、巴黎閃什么光、威尼斯雙年展閃什么光我們跟在別人后面跑,那樣再亮也只是個月亮,我們要做太陽?墒翘栠沒升起來的時候天是黑的,還有烏云、風雨,那你怎樣看到太陽呢?你怎么有信心?你就得爬到高山之巔上去看,人要站得高,才能看得遠。

《云峰會弈圖》


      而且我越來越覺得中國畫了不得,很多國外大畫家的氣質里面都有中國畫的元素。比如你看梵高的筆觸,別人說這個大師不得了,實際上對筆觸認識最深的就是中國。當然中國人在色彩方面比西方人要差,但是在用筆方面,對寫意韻味的把握,人的內心的敏感,世界上找不到中國文化人的這種心態。因為世界上最敏感的紙就是宣紙,筆鋒變化最多的就是毛筆,尖、圓、齊、健,最敏感的筆和紙加上中國人最敏感的內心出來的作品,別人是不可企及的。

      目前中華文化的優勢還沒有得到完全的釋放,當然我們中華文化自身也有問題,比如封建社會太長,當時是很好的東西現在成了包袱,該甩的也要甩掉,堅守傳統不等于固守傳統,還得有創新的東西在里面,從新的時代里認識傳統,這是一個很值得人思考的問題,但首先要有自覺和自信。

《峽江帆影圖》


      壹號收藏網:有人說中國水墨畫的發展到了“窮途末路”的階段,也有人說中國水墨畫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您怎么看?
 
      施江城:什么叫“窮途末路”?只要有人,只要有人喜歡這個藝術,只要有這個土壤,它永遠不會窮途末路!這里面又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只要你的藝術是從土壤里長出來的,可能價格有高低,但只要它不絕種,它就不會窮途末路。

      藝術要和土壤結在一塊,畫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不要假的,不要把人家的臉往自己身上貼,整來整去整個范冰冰出來,有什么用,那種人都是驅殼,不要把驅殼當靈魂,不要把形式當思想。包括你們的益合美術館、壹號收藏,你們會影響很多人,我的這個觀點要灌輸給你們,凡是地里長出來的,它絕對有頑強的生命力,凡是移植過來的,是搞不長的,那只是流行音樂,流行時尚,不要把時尚當經典,你們不能把你們媒體和好不容易搞起來的美術館當成人家使喚的工具,你們得有自己的靈魂和見解、追求和眼光。

《云起神農溪》


      壹號收藏網:謝謝施老師,今天真是收獲頗多,期待您能創作出更多優秀的作品!

      施江城:謝謝!

壹號收藏網記者與藝術家施江城(中)合影


最新評論

驗證碼 換一個

Archiver|手機版|關于我們|鄂ICP備11002691號|壹號收藏網-1號收藏 一號收藏   

GMT+8, 2020-6-6 18:00 , Processed in 0.211034 second(s), 17 queries .

壹號收藏網-1號收藏24小時服務電話:400-60-51580

© 在線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2842號

回頂部 新浪围棋手机版 河南地方麻将 麻将来了安卓腾讯 姚记捕鱼安卓下载 车联网怎么用 捕鱼来了手游怎么赚 两个人怎样打麻将 二分彩计划软件官方下载 qq捕鱼大亨 股票基础知识入门新 追光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