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魯作品展將亮相武漢美術館 探索“蒼山為岳”藝術精神

2016-7-19 09:43| 發布者: 壹號收藏 |來自: 壹號收藏網

摘要: 由武漢美術館、中國國家博物館聯合主辦的“蒼山為岳——石魯作品展”將于2016年7月20日——2016年8月30日在武漢美術館 1、2、3號展廳展出……


展覽信息:


      展覽時間:2016年7月20日——2016年8月30日

      展覽地點:武漢美術館(1、2、3號展廳) 

      開幕時間:2016年7月20日14:30

      學術研討會時間:2016年7月20日 15:00—18:00


      由武漢美術館、中國國家博物館聯合主辦的“蒼山為岳——石魯作品展”將于2016年7月20日——2016年8月30日在武漢美術館  1、2、3號展廳展出,屆時觀眾可以免費觀展。

      “蒼山為岳——石魯作品展”將以“藝術風神、畫為心聲、高山仰止”三個部分展開,將共展示石魯作品120余件作品。通過這些作品貫穿石魯先生的生平年表、藝術主張和創作成就,由此強化突出石魯先生具有美術史意義的代表性作品。另外,本次將還會展示石魯先生的作品《山區修梯田》,該作品多年來命途多舛,幾經周折后由石魯先生的家屬捐贈于中國國家博物館。這是該作品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后在國內美術館的首次亮相。本次展覽亦是中國國家博物館與國內美術館首次合作的最大規模的展覽。本次合作也將是一次探討“如何讓館藏作品‘走出去’”讓更多的觀者能更近距離觀賞、感受偉大藝術作品的契機。

      此外,該展覽還將舉行一系列的學術活動及公共教育活動。通過學術研討,對如今“繁榮”卻虛弱的水墨畫創作現狀進行思考,由此反思當下水墨畫創作乏力的原因,以期獲得石魯藝術精神對當代水墨畫創作啟示的現實意義。

石魯


筆墨當隨時代

——寫在“蒼山為岳——石魯作品展”前

文/ 樊楓 (武漢美術館館長

      石魯,作為一個極具傳奇色彩的藝術家,無論是他創作的堪稱不朽的圖像或是他的藝術生活,都讓20世紀從事中國美術創作與研究的人們所熟悉。 

      石魯1919年出生于四川一個大地主家庭,原名馮亞珩,少年時在家兄馮建吳創辦的“東方美!遍_始系統的繪畫訓練;1939年決心奔赴延安參加抗日;1940年抵達延安并進入西北文藝工作團工作;1946年加入共產黨;1949年調延安大學文藝系任美術班主任,自此生活于西北,并長期擔任黨內文藝創作的領導工作。1965年對于石魯來說是人生和藝術創作的分界線。這一年8月,石魯因藝術創作受到沖擊和批判,患精神分裂癥入院治療,1966年文革爆發,石魯被強迫出院接受批斗,直至判處死刑。不幸中的萬幸是石魯最終因患有精神病而未執行,自此動蕩的生活一直到文革結束兩年后的1978年底,由陜西省委干部審查機構正式作出予以徹底平反、恢復名譽的審查結論后才徹底結束。固而,石魯的創作高峰主要集中在了1954年到1964年之間,在這十年里,他創作出了諸如《轉戰陜北》、《南泥灣途中》、《東方欲曉》等著名畫作。

      石魯一生,歷經動蕩磨難,從 “五四”運動、北伐戰爭、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新中國建立后又歷經“大躍進”、反右斗爭、文化大革命,直到“四人幫”倒臺進入改革開放初始?赡苓@只是算了一個粗略的大賬,而石魯作為從“延安時代”過來的文藝工作者,一生中所經歷的各種政治斗爭和政治運動,可謂不可勝數。由此可見,石魯從生到死都與中國的文化變革息息相關,乃至他的生命與事業穿越著這一階段的一系列“運動”“斗爭”“事件”。當然,也正因為如此才造鑄了這樣一位不同凡響、才華出眾的杰出藝術家;钤诋斚碌脑S多藝術家是沒有經歷過他們這代藝術家的生態環境的,更沒有在那種生態環境下去思量藝術的未來狀態。

      石魯這代畫家之前的中國畫的狀態是:“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的,經“五四”運動發生變化。陳獨秀在《美術革命——答呂澂》中寫到:“若想把中國畫改良,首先要革王畫的命。因為改良中國,斷不能不來取洋畫寫實精神……”,之后的中國美術主流選擇了向著蘇聯的主題創作的路線而一路向前。革命是要摧古拉朽的,是要革掉那些認為腐朽的文化形態,建立新型的文化取向。石魯的藝術成長也是在這樣的號角鼓舞下沖進時代文化的洪流,他成為了弄潮兒,直到沖進了風雨浪尖。

      武漢美術館開館已進入第八個年頭,出于對前輩藝術家的敬仰,我們從開館的第一個展覽至今,已相繼舉辦了:齊白石、劉海栗、何香凝、關山月、蔣兆和、華君武等個人專題展,被我們稱之為“大師專題年展”。

      石魯藝術于我的啟迪,來自年少時那種懵懂的神秘力量。1973年,我開始學畫。學畫初期資料很匱乏,只有一本《芥子園畫譜》。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1960年至1964年的《中國畫》雜志里,看到了齊白石、黃賓虹、傅抱石、石魯等人的畫作。印象中那應該是第一次見到石魯的作品,不過那時候還看不懂,原因是石魯的作品有思考性和探索性,在當時是很“前衛”的,所以不在我這個初學者能接受的范圍。學了一段時間后,開始耳聞較我年齡稍長的畫友們談論石魯的作品。這種感覺很奇妙,一種探索的欲望和好奇心驅使我去關注石魯,想來無事,便臨摹了幾張石魯的作品。有一張《華山之雄》,臨的甚為滿意,還用“米湯水”進行了認真的托裱。那時候,估摸著也就16、17歲。因為這張畫,當年七十六歲的鄧少峰先生主動將我收入門下。這算是我學畫的起步。1980年,我成為周韶華先生的學生。在周老教導中,更是耳聞不少石魯的傳奇故事。周老當然對石魯是非常有研究的,他曾不止一次提到,石魯、傅抱石都是他心目中的好老師。我想,我入畫門,也得感謝石魯的繪畫魅力。

      從繪畫創作的主體、客體、本體三者關系來看,石魯在54年至64年間創作的如《轉戰陜北》、《東方欲曉》、《延河飲馬圖》等作品以蒸蒸日上的社會主義建設、革命的不斷深入的時代背景為創作主體;陜北高原的自然風貌以及在地的人民群眾,領導人物是表現的客體;本體則是藝術創作本身的規律與語言,他倡導的“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的創作理念,不僅付諸于他一生的探索與實踐,而且這個創作理念也成為“長安畫派”創作精神的主旨,影響幾代畫家。

      石魯不同于同時代畫家的最大特點是,他的作品不是流于表面的將建設場景或革命場景進行描繪,而在于他智慧地用傳統中國文化的審美,含蓄而意味深長的啟發觀眾進行聯想與思考。如《轉戰陜北》就是以大篇幅的畫面描繪陜北高原景象,點景人物式地描寫領袖人物從而表現了一場呼之欲出的戰斗。在《延河飲馬圖》中他通過戰馬飲水給人留下無窮的想象空間。這種隱喻的方式在中國傳統詩詞中非常常見,而石魯真正將文學中的中國審美運用到了繪畫中,成為將主體與客體完美的結合運用的典范。

      石魯曾自書“蒼山為岳也非神勿畫”,他自己并未對這句話進行解釋,但透過其作品,我們是否可以進行一些推測。他想闡明的應當就是作畫時,對主體和客體的態度!吧n山”是山,但不僅僅是山,實為生活所處、眼界所觀之萬物;作畫的過程也不單單是記錄、描繪,而是要個人以強大的精神關照自己,關照萬物才可入畫,這才是“非神勿畫”的精神內涵。

      石魯的畫在文化運動期間曾被批“野、怪、亂、黑”,他自己也曾寫詩來進行回應和反駁,在今天重新審視石魯的作品,毋寧說這是他在中國畫革新過程中對本體語言所做的改良與探索。石魯生平崇拜石濤,石濤對于筆墨用度有名句“筆墨當隨時代”在先。石魯卻更進一步,他將早年創作木刻所培養的審美情趣轉化到中國畫的筆墨運用上,使其筆觸方銳,處處露鋒,鋒芒四射,實為知法犯法,以無法乃為至法。

      這無形中給我們當代中國畫創作、水墨創作,乃至藝術創作都提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當我們站在我們的時代背景下,面對新的主體和不同的客體,如何發展藝術語言本體,創作新的感人肺腑的、充滿靈魂的、代表時代發聲的作品?

      2014年,我到中國美術館看過各為《向祖國獻禮》的一個主題性創作的展覽,在展廳里石魯的作品《轉戰陜北》與另外當代的幾位名家之作放在一起,當時給我震動至今讓我印象深刻。在石魯的作品對比下,我們當代的創作顯得缺乏真切與激情的主體精神,同時在畫面的表現上沒有視覺張力。在藝術中的表現既沒有“澄懷”,更缺失“味象”,這可能與當代的畫家在面對主題性創作時,缺乏切身感受,又過于注重表現學院繪畫技法有關,而這說到底是當今藝術創作中的主體,客體缺失,藝術家又對本體缺乏探索開拓精神所致。

      30年前,石魯的書畫曾到過武漢,給我以懵懂的對藝術、對中國畫創作的啟蒙。而今,我有幸帶領美術館團隊協同中國國家博物館將石魯的100余件作品帶到武漢,深知時代不同,觀眾再看畫的心境也全不同。但美術館引領地域文化的社會責任需要我們通過這個展覽闡明美術館的態度。那便是,在今天,我們仍然需要重溫的是石魯以“蒼山為岳”, 澄懷、敬畏之胸襟觀萬物,以“無法乃為至法”去沿襲傳統、開拓創新的精神。

      藝術史記載的永遠是那些敢于弄潮、勇于實踐的能人智者。正因為這樣,我們今天能在美術館中帶著愜意與悠閑穿梭于這些文化智者的作品前,看看我們能否找到作者當年創作時的那份激情與思考。如果說今天的藝術審美還需要真情實感,還需要時代給予藝術家的藝術激情沖動,那么石魯藝術的意義就會很明確的給我們想要的答案。從美術史的角度去思量藝術家的成就,是以縱向和橫向交錯的方式來進行考量的,如同以十字架的方式展開,縱向是歷史關系,橫向是每個藝術個體在他同代的比較關系。每個成功的藝術家必然要革縱向歷史的命,才能站立于同時代的橫向點。因此,縱觀石魯的作品,浮現在我們眼前的石魯應該是一個筆墨與時代同行,一個始終進行頑強的藝術探索與創新并因歷盡人生磨難的藝術大師的形象。

      石魯離開我們已三十余年了,之所以看到這些作品仍然鮮活可尋,其意義和原因所在是很值得研究的。

作品欣賞:

杈麥人 紙本水墨設色 140cmX69.7cm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冬引丹江水 紙本水墨設色 81.1cmX145.4cm 1957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南泥灣途中 紙本水墨設色 67x67cm 1961年 中國美術館藏


擊鼓夜戰 紙本水墨設色 179.8cmX67.7cm 1959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山區修梯田 紙本水墨設色 245cmX108.5cm 1958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夏收 紙本水墨設色 82.2cmX69.7cm 1963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種瓜得瓜 紙本水墨設色 51cmx40cm 1962年 中國美術館藏


轉戰陜北 紙本水墨設色 238x216cm 1959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驗證碼 換一個

Archiver|手機版|關于我們|鄂ICP備11002691號|壹號收藏網-1號收藏 一號收藏   

GMT+8, 2020-6-6 18:56 , Processed in 0.194825 second(s), 18 queries .

壹號收藏網-1號收藏24小時服務電話:400-60-51580

© 在線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鄂公網安備 42011102002842號

回頂部 新浪围棋手机版 熊猫棋牌下载地址 河南体彩快赢481开奖结果今天 九游棋牌安卓版 捕鱼来了官网网址 免费打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 精准二十码 不要钱的单机麻将 两分彩全天计划网址 nba有哪些球队 宝博游戏大厅官网版下载